那些年我们租过的房子

在北京有流传着这几句话:没有遇到黑中介的北漂都不算是真正的北漂,没有经历过黑中介的北漂不足以谈人生。其实根据这两句话就可以基本了解北京的租房生活是何等的艰辛,但北京租房只是全国大租房的一个缩影,中国有着世界最大的流动人口,大量年轻人来到大城市寻找梦想,租住着高昂、狭小、昏暗的房间,但就是这几十平米的空间,大多数北漂奋斗十几年买不下来,租房群体甚至有了专有的名字:蜗居、 蚁族、鼠族(租住在地下室)、胶囊公寓等等。

身边朋友租房的遭遇各种各样:有住到一半的时候,房东说儿子要结婚,需要赶紧装修房子,给一周的时间尽快搬离,房东好点的会把剩余的房租给退了,但很多恶毒的中介有可能直接把钱吞掉;有的刚住进去几个月,随意涨价10%,不接受就走人,走人的时候押金就别想了,随便找理由给扣下;我有一个朋友和中介打官司,每次法官传唤的时候,直接就不去,最后也是不了了之;有的合同已经签了,出现问题了,签合同的销售早离职了,公司不认说是销售人员自己签的合同没和公司报备。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手段,真的都可以召集租房的北漂们写一个防坑手册。

回想自己的租房经历,也未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,它也见证了我从小县城到省市,从省市到北京,当我人生最不确定的时候,也是我租房换点最频繁的时候,找房、看房、搬家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小县城

在我们那里,县城周边的孩子升到初中的时候就需要去县里面读书了,距离县城特别近的可以骑自行车上学放学,更多的都是选择在县城里面租住一个小房间,一般是20平方米左右吧,一个月40元左右,当然了那是2003年,那年我13岁。这20平米的空间里面一般需要摆放两个小床,两套灶具和两个人的生活用品,做饭用的是蜂窝煤篓子。那时候人都穷,每个月40块钱的房租也不算便宜,往往需要2-3个人来合租,当然了整天生活在一起,小矛小盾的情况肯定少不了。

有一个有趣的巧合,我初中和高中都是分别租住了三年,没有换过地方,两个房东的女儿都是和我同级,所以都认识,当然那时候也曾经幻想过和房东的女儿发生点什么,但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:) 初中的房东女儿学习比较好,和我的一个哥们是同班,初中正是叛逆的的时候,那时候刚好脱离了父母的约束,感觉特别嚣张自在,打牌、抽烟、旷课,打架都是那个时候学会的,一个好学生和一个坏学生在那个时候是不可能有交集的;初中的叛逆当然学习不是特别好,考上了我们城西的一个高中,我们简称西中,学校不好,我就被变成了里面的好学生,当时也爱玩和房东的女儿也比较熟,也经常去他们家接电话什么或者周末下下棋。

初中的时候住在城东,和我的一个远方表哥住在一起,刚开始不会做饭,只会熬稀饭,熬一锅吃三天,或者是下干面条,下一大锅干面条,放点辣椒,泼上一勺油,就成了美味的油泼面,当时就会做这两样东西,吃了一段时间我的表哥和父母实在看不下去了,就派我爸每天中午过来指导,后面慢慢的家常便饭就没啥问题了。

当时我们住在房东的四楼,四楼就只有两家住户有一个小阳台,站在阳台上面可以看到东街最繁华的的十字路口卖着各种小吃,那时候房东11点就锁了大门,经常因为贪玩到点回不去,就想办法用卡片撬开锁头或者从二楼翻过去,还记得还有一次从对面家属楼的楼道外面直接翻到了四楼,现在想想都后怕,四楼摔下去不废也残呀,人生的很多第一次都在这个阶段。

刚刚用百度街景地图看了一下当初的房子,那时外边小三层现在已经变成了十几层的洋楼,变化真大。

高中的时候住在城西,房东是一个二层的小洋楼,房东住在一楼我们住在二楼,楼上其实没有几间房子,所以大家都很熟悉,闲的时候在一起聊聊天,洗洗衣服。高中的三年我换了两个室友,第一个来的时候还不认识就这样搭伙住在一起了,那个家伙特别爱看小说,这个爱好和我相当的一致,我俩就进入了各种武侠世界,甚至办了当时书店借书的金卡,每天借书两毛钱,但这个家伙看书有点走火入魔,天天看小说,最后都不去上学了,就在宿舍专门看小说,最后被他爸从老家敢过来打了一顿带回家了。

独自一个人住了一段时间,就迎来了我的发小来合租,我的初中同学也住到了隔壁,从此三人各种熟悉,一起做饭、一起出去转悠,听各种流行歌曲,在每天晚上10点的时候,我和飞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,收音机里面播放着中国之声,我俩一人点上一支烟,要么静静的听着广播,要么一起畅谈人生和理想,想着将来如何如何,将来在那个时候好像很远。。

我就住在这个沟里面

大西安

西安,是我搬家最为疯狂的地方,西安也是传说中蚁族的聚集地,很多大片的城中村是我们在西安的缩影,西安著名的城中村有沙井村、八里村、西辛庄、杨家村、边家村等等,其中鱼化寨被称为小香港,里面的繁华程度不可想象,各种小吃应有尽有,甚至有些旅游的都要过来参观一下,我在鱼化寨呆了两年,记忆很深刻。西安的城中村大都是私人自己盖或者加盖的,大概都是15-40平方米左右的楼房小间,好一点的都会有卫生间和简易的厨房,但是因为盖的特别密,在楼层不靠窗的情况下,大都光线很差。记得沙井村还拍过一个电影叫做“沙井村之恋”,比较有意思,想了解西安城中村的生活,可以看看,文中说的很多城中村都已经被拆迁或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沙井村

第一间房子-双水磨-一个月

在西安租住的第一个房子,那时候大四还没毕业,各种奔波之后选择来西安培训学习编程,自然面临着找房子的问题,因为刚开始定的是在高新培训,因此就在丈八北路这一带来选择,茶张村、双水磨、南窑头一路看过去,最终还是定在了双水磨,朋友的楼上,我记得当时一个月是160还是180,就10平米左右吧,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外啥都没有,好一点事情是和朋友在一家院子,刚来西安有个说话的,但是没想到,刚来了2周我的朋友就去青海了,各种东西往我这边寄存后直接就撤了,但是更么想到的是两周后我也搬走了。

第二间房子-青龙寺-两个月

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,我最终没有去高新区培训的那家,选择了到西安交大出版社的楼上去学习,于是没办法,开始退掉双水磨的房子,计划在交大附近找一个房子,最终根据学员的建议在青龙寺一带寻找,找的时候比较着急,顺着巷子走了很远,最后选择了一家,180一个月也是很小的一个房间,房东好像还是基督教徒,经常有一堆教友在楼下聚会。房子的缺点:晚上11点关门,不给大门钥匙,光线一般。

第三间房子-青龙寺-三个月

在培训机构里面迅速的交了几个非常好的朋友,于是决定搬到朋友的那栋楼上,190一个月,房子背后就是青龙寺公园,光线很好,但缺点也是很明显,因为选择的是四楼并且是夏天,好家伙,那夏天简直了,每天晚上就像烤红薯一样,热醒好几次,早上睡起来之后床上就是一个人字,厕所非常脏,每次进去都是脚踏黄河两岸。。房东是个老太太人还不错,在这里住了将近四个月直到找到了工作。

在这块住的时候,也是大四后半学期了,学校需要体检、写论文、毕业答辩等等,反正能不回去的我都么回校,也可怜我的那些室友了,几乎全让他们包办了,毕业体检的时候这个室友帮忙测试身高,那个帮忙测试视力,另外一个帮忙测试体重,反正就这样混了过去,只有毕业答辩的时候回去了一次,就连毕业证书,学位证都是小刚帮忙给我领取的。

第四间房子-丁家桥-两个月

在西安搞软件的几乎都在高新区,当时找的第一份工作也在西安软件园科技二路,很自然的就在科技二路的最西段附件找房子,很快就找到了一间二楼的房间一个月230,临近小巷子,光线还凑合,那时候妈妈也给我做了一套新的被褥,从老家扛了过来。本来计划一直住下去的,但是随后出现了两件事情。

刚住了一个月的时候,政府就开始入住了,到处贴标语,高音喇叭,一队一队的黑色衣服保安来来往往,政府启动拆迁了,我们房东也通知了我们再住二十天后腾房子;第二个事情,我一个一起从培训机构出来的朋友,他们在工作了两个月后,公司有机会去北京,他俩选择去了,刚好他们的房子家居什么的都买好了,环境还还不错,就想着让我住过去,于是犹豫了几天就搬过去了。

第五间房子-胡家庄-六个月

胡家庄这边的房子比较大,因为朋友原先是一对夫妻在住,家具什么都有,也给留了下来,另外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从班里面出来的童鞋几乎都在那个巷子里面,平时下班了大家打打台球,一起聊聊天什么的特别方便。那段时间也挺爽的,天天串来串去的,有一堆朋友一起上班,一起下班,一起吃饭,周末一起去软件园打球,晚上一起去打台球,那段时间对打台球特别迷恋,我们几个几乎一周去好几次,这里面的房租是每个月300,那时候工资才2千,心疼了很久。

最后那对夫妻说是怀孕了,要回西安要住一段时间,另外是哪个小巷子天天有人在盖房,过来过去非常危险,在我走的时候,我们房东也开始在上面加盖了,我总操心这房子会不会地基没有打好,在盖房的时候塌了。于是在那对夫妻回来之前,我把房子给人家腾了出来。

胡家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

第六间房子-鱼化寨-六个月

对,在这块我就来到了传说中的鱼化寨,人们眼中的小香港,特大超大的城中村,里面住了二十多万的人口,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那个景观呀,震撼,就像一波洪水从村子里面流了出来,各种小摩的、小公交车堵得死死的,一般出租车司机打死也不敢进去的地方。

去那边找的是一个二手房东,要价290一个月,承诺半年内不会给我涨价,那是一个又细又长的房子,我住在最里面,光线一般,房子的质量奇差,隔壁半夜稍微有个响声我这边就听的到,偶尔半夜会有楼上女生的各种声音,有一次楼上洗衣服,洗完衣服后直接把水倒在了地上,好家伙立刻我的屋顶一片雨,那时候还买了一个小型的电视机,就害怕把电视给我淋坏了。

二手房东果然讲信用,半年内没有给我涨房租,半年后立刻涨价,从290涨到340一个月,TMD这简直是敲诈,我岂能从,立刻启动寻找房子,搬家。

鱼化寨就是这么繁华

第七间房子-鱼化寨-十六个月

找了几天总于找到我在西安住的最后一个房间,在这块住了一年多,也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房子在顶层,光线非常好,伸出头来就可以看到巷子里面的一切,楼下有个棋牌室,天天有人打牌,有一次半夜睡觉的时候被吵醒,把一个小伙子直接打趴下来不动了,还记得有一次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上网回来的太晚了,被一个混混尾随,又事威胁又是利诱,最后那个女孩实在受不了了,在巷子里面大喊大叫,惊醒了房东,出来才帮忙吓走了小混混,还报了案,最后不知道是什么结果。

我们住的房子被小偷光顾过,所以房东特别的谨慎,从进去大门到我的房间要开四道门,先是大门,然后是一楼的楼梯门,每个楼层还有门锁,到最后再开自己的门,就这样还是被小偷攻陷过一次,偷了好几个笔记本电脑,万幸那次没有撬开我的门,租住的房间比较大,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,房子一个月365,很神奇的价格吧,那时候房东要价380我说350,最后老板娘定板365。

这就是365的那个房子。

那时候,我已经换了第二份工作,好兄弟波仔也搬了过来,住在我隔壁的隔壁,早上一起上班,中午一起吃饭,下午回来之后我们在房子里面看电视,谈谈人生,到夏天的时候搞几个西瓜,搞几个凉菜,一箱9度,一边吃喝一边聊天。那时候我和波仔经常说我们是24小时距离都不会超过100米,每天如此,每次发工资了,我俩就商量,今天发工资了呀,得吃点好的来个肉夹馍吧,平常我们都吃菜夹馍。

就因为波仔住在我隔壁的隔壁,中间还有一间房子,结果就来了一对神人,有一天波仔像往常一样,下班后在我这边闲谝,突然传来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叫床声,平时在城中村也会有,但大都比较含蓄,但是这次完全不一样,声音可以响彻整个楼层,我俩听到这个声音都愣了,波仔还认为是不是有人在嫖,甚至都没有走出我房间去他房间的勇气了,过了几天后我们终于发现就是我和波仔中间的那对搞的声音。

这个事情让我很尴尬,说实话我和波仔应该都挺尴尬的,那时候都是单身,偶尔我弟弟会来我这里玩,晚上住在我这里,我就害怕那个声音响起,结果还是不能如愿,幸好我弟弟没有问我这是什么声音,我假装睡着了,怎么睡的着!他们还养了一条狗经常往我家里跑,见面后发现挺正常的一对人,幸好他们过了不久就搬走了。

鱼化寨的悦乐设施对我们来讲,堪称完美,各种KTV,台球厅小饭店、小吃一条街,甚至在里面小学、高中、大学(西安外事)也都有,隔三差五的我们就组织朋友、同事各种聚会,各种KTV通宵,真是一段快乐又丰富的经历。

其实每一次的搬家都像是一场战争,战争完了之后屋子各种凌乱,一般都需要两到三周才能彻底整利索了。

帝都

在北京到目前为止,我换了三个住处两个地点,前两个都在分钟寺,现在在纪家庙,分钟寺那边也是一个超级大的城中村,当然现在也被拆迁了,我已经搬出来三年了也没有一点建设的感觉,北京这边的房子一般分为两种,民房和小区,分钟寺那边是大量的民房也有的是公寓,但是这边的民房比西安的城中村要好很多,基本都能洗澡也有暖气,在西安的城中村,动天那个冷,夏天那个热记忆尤新,当然了北京这边租房的价格马上翻了倍。

分钟寺拆迁前的片景

分钟寺

网上查了一下分钟寺的人口,是这样介绍的,时间是2012年:丰台区分钟寺城中村,人口众多,地区居住人口高达50万左右,本地常住人口4万人左右,外地居住人口50万左右,居住环境极度的脏乱差。 来北京的时候,Jerry和他的老婆比我早一个月,说住的分钟寺,那我就直接投奔去了,记得那是13年的清明节,刚下完雨,站在分钟寺A口的出站口,我甚至一度怀疑这是不是北京,比鱼化寨还要烂,朋友领着我走了进去,特别大,面积是鱼化寨的好多倍,各种小摩的擦着你身子飞速而过。

到哥们吃过饭之后,就出来找房子了,950一个月,出去有一个大的市场卖各种东西,花了几百元钱买了些日用品就算是住下了,附近有一个卖早餐的店特别喜欢,里面有一种包子之前从来没有吃过,就是土豆小包子,特别好吃,其它的店就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。

因为是一楼光线不太好,然后Jerry住的地方比较好,就一直帮我瞅着,终于我在950的房子里面住了三个月的时候,Jerry房东有空房子并且就在他们的隔壁,立刻没有犹豫就搬了过去,开始了混吃混喝的一段时间了,天天在他们小俩口那边蹭吃的,王真的手艺真不是盖的,我们陕西的饭菜做的有模有样,有一段时间还商量着要不要再分钟寺里面开个餐馆呢。

后来他俩有事离开了分钟寺,我又在那里住了半年多,终于迎来了拆迁,又是贴大幅标语、喊喇叭、作动员等等,我见惯了。

分钟寺 住的房子

纪家庙

准备离开分钟寺找房子的那个阶段最麻烦,找了整整一个月,看了很多很多的房子,成寿寺里面有一间单位的套房成了备选,其它的地方实在是不太合适,到了最后我说在试几次吧,终于在纪家庙找到了现在的住所,一住就是三年。

这片的小区都是拆迁的回迁房,很多房东都有好几套,我们刚来的时候这个小区刚刚交房,很多房东都往外出租,中介还没有占领这里,但是由于是新房会有很大的味道,房子户型很好,一厨一卫一室,没有客厅,一月2300,房东人很好,这也是我们最终定下来的原因之一,后来果然没有看错,房东大姐把新房的所有钥匙都给了我们,并且三年了没有涨价过,地地道道的北京善良、大气大姐。

刚来的时候周边环境很不成熟,对面都没有几家店,吃饭买菜都是问题,女朋友害怕被甲醛毒死,买了很多花花草草,放满了屋子,这么一个小屋对于我来讲还是挺满足的,所以一直住到了现在。

最后

租房有租房的乐趣,可以DIY自己的生活,DIY自己的室友。邻居,自由选择居住的地点,我可以随意的毫无顾忌的更换一个城市,可以说走就走。其实发达国家的租房比例是非常高的,只是中国的文化,特别是丈母娘文化根深蒂固,不可能在短期有所改变,但就我个人来讲,租房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,自己也比较幸运,在租房的十几年中几乎没有遇到过特别让我忍受不了的事情。

每一个人的租房生活,就是一个人的生活轨迹,也是每一个奋斗的经历,从地下室到民房,从民房到小区合租,从小区合租和独自租房,从小房子换到大房子,到最后买房子结束租房,不知道有没有人完整的走过这个链条,很多人飘来飘去终究是还在租房,比如说我,现在还在独自租房的阶段,可能这个阶段还会持续很多年,每次租住一个地方的时候不管是住多久,我都会把它当做家一样,仔仔细细的打扫干净,其实家在哪里,家在心中,哪里有亲人,哪里就有家。

在几年前看过的这篇文章那些年,我在北京租过的房子们,对我挺有触发的,文中唯一的不同就是,作者已经买了房子,而我还在租房,看了这篇文章后,想着找时间也写写自己的租房经历,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。

文章里有这么一段话,我特别喜欢:

我一直相信,有一天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房子,自己的家庭。这大千世界的一隅,总有一天会有一盏等着我们回家的灯。而年轻的时候所有的颠沛流离都将成为日后心中的慰藉,是青春的圣火,是跃动的生命。它们闪着光,透着亮,提醒着我们曾经那么年轻,曾经那么敢闯,曾经天不怕地不怕,曾经什么都可以接受和忍耐。

所有的年轻,有一天都会长大与成熟,当回忆往事的时候,望着远方,怦然一笑,就是对青春时光里所有的所有,最好的诠释与珍藏。


作者:纯洁的微笑
出处:http://www.ityouknow.com/
版权归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
实付 99.00元
使用余额支付
点击重新获取
扫码支付
钱包余额 0

抵扣说明:

1.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,按照1: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。
2.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,可以购买VIP、C币套餐、付费专栏及课程。

余额充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