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窃·格瓦拉,出来了!“打工是不能的!”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1

4月18日,天气多云。

监狱的饭其实没有外面的好吃。

我必须离开这个我住了快5年的地方了。因为刑期满了。

这次是我第4次进去。

第一次是2007年,我因为偷东西被抓,判了9个月。

第二次是2012年,听说要世界末日了嘛。那偷点应该没事吧。结果世界没日成,我却被世界日了,这次被抓之后判了1年半。

第三次是2015年年初,快过年了嘛,想弄点钱也过个好年,结果又被抓。好吧,年在哪不是过呢。更何况狱友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。这次在里面待了半年。

最后一次进来离上次间隔时间最短。出来后没多久,我又因为偷电瓶车电瓶被抓了。这次是真倒霉,正在干活时,电瓶车的主人来了。跑是不可能跑了,辛辛苦苦废了大半天撬开的。

“这个电瓶本来是你的,但是我现在撬开了,这是我的劳动成果,这就是我的了”我跟他讲道理,他不听。那我只能硬搬了。

他还拦着我。好气啊!我踹开了他,警告他让他别妨碍我搬东西。

这次我因为抢劫判了3年半,因为盗窃判了1年半。一共5年!

后来莫名其妙的被采访了一下。

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。做生意又不会,只有偷这种东西才可以维持生活。”

新进的狱友告诉我,我因为那次采访在网上火得不行。我已经是个名人了。

他们都叫我窃·格瓦拉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叫,但是听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!

2

在出狱前的一次亲友探望中,我看到二哥的眼睛里闪着光。

他激动地跟我说,我出去之后不用再偷东西了!

果然是这样!

“二哥,你先别说,你让我猜猜!”我打断了二哥,“咱爸是不是隐形的土豪?这二十多年来是不是一直在考验我呐?”

“什么跟什么啊!”

“二哥你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了!我的心脏跳得好快!你让我先缓一缓。”

“缓你个大头啊!想什么呢!”二哥的表情好像有些哭笑不得,“是有好多家说是经纪公司想要跟你签约,签约费好几百万呢!”

“卧槽!”这一声卧槽不是因为那好几百万的签约费。刚刚我离成为富二代的距离差了零点零一毫米,它突然间就变成了泡沫。。

“你之前不是因为那个采访在网上火了嘛。然后你不是快出来了嘛,很多经纪公司就找到我们说要签你。当明星!”

“当明星都要做什么呀?”

“他们也没细说,就说你每次在镜头前说几句话就可以了。很简单的!”二哥的眼睛里有闪出了光,“呐,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,到时候赚钱了可不能亏待了你哥哥啊!”

听说当明星能赚很多钱!想想都好激动!那以后吃螺蛳粉必须加2份螺蛳!再加两个蛋!以前开完工才舍得奢侈一把的漓泉啤酒也要一次开两瓶!

3

出狱的前一天,狱警告诉我,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,我第二天会被南宁的司法所直接送回南宁那边。

我哥他们还说来柳州这边接我的。

那到了南宁再说吧。

从司法所出来了,我拨通了我哥的电话。

“喂,哥,你们是去柳州接我了吗?赶紧回来吧,我被送回南宁了!”

“卧槽!我们这里好多人啊,他们都说是来接你的。我还看到了几个人开着豪车,听他们说叫什么马杀拉弟,宝时姐。他们都说要找你合作啊!我们先回去,看下选哪家!”

电话挂了没过两分钟,我又接到了我哥的电话。

“齐仔,你就在这里等着,我们现在坐他们的马杀拉弟过来。卧槽!第一次做这么好的车!卧槽!牛逼!卧槽这个发动机的声音!”

“卧槽!你们他妈赶紧过来。我也要坐!”

4

开马杀拉弟的老板请我们一家人在一家看上去很好的饭店吃了晚饭。

这是我有史以来吃过的最好的一次饭了。

老板告诉我,只要和他们签约,这些东西以后天天都能吃到。

还有马杀拉弟,我也能拥有。

他一边在说,我一边在吃。这个饭店的菜确实好吃!但是这个红酒我喝不惯。又酸又涩。我以前听别人说加雪碧很好喝,我就问服务员要了几瓶雪碧。加了雪碧果然好喝很多!

我喝了好多,很开心。

吃完饭,他们把其他亲戚都送回去了。就剩下我和我的几个哥哥。

“走!带你们哥几个去放松一下!”

“老板大气!牛逼!”

我们跟着老板来到了一家KTV会所。

里面的小姐姐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!她们每个人都要和我喝酒!还说让我抱她!

我的老天!我长这么大除了我妈都没有哪个女的愿意抱我!

我这是在做梦吗?我使劲掐了一下自己帅气的脸庞,卧槽好痛。卧槽,好真实!

今天晚上的消费,这我得偷多少电瓶啊!

老板真好!

有钱真好!

5

我和这个开马杀拉弟的老板签约了。

他们给了我一段台词让我念。让我装作就好像自己平时说话的样子拍了段视频。

公司搞了个很大的签约仪式,来了很多人,他们个个都举着手机在拍我。听公司的人说他们还在微博上买了热搜。

我想我现在大概就是常常听到的他们说的小鲜肉吧。

当明星的感觉真好!

他们说要让我在网上开直播。先给我上课培训。而且上课的时候也要拍视频让网友们看到。

当明星还要上课的吗??不是一开始跟我说就说几句话就可以了吗??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上课了!要不然也不会小学3年级就退学。

虽然不情愿,但是为了以后每天能吃到好吃的,还有马杀拉弟。我去。

6

过了一个星期,老板找到我,他的表情有点严肃,我有点害怕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“你不能直播了”老板告诉我。

“卧槽,,为什么?”我突然意识到前面两个字有点多余,但就是脱口而出了。

“平台说会违规。一位和在里面工作我一起吃过饭的朋友告诉我,55开因为教唆粉丝骂人被封杀,都想复播想好久了,都不让播。”老板继续说道,“你这个属于宣扬不良价值观,会带坏小朋友。卧了个大槽,这回血亏。现在线上直播是直播不了了,线下去跑场子吧。”

公司帮我接了很多业务,新店开业,商场促销,酒吧搞活动。

他们都拿手机在拍我,还在议论我。

一开始我很兴奋,当明星被好多人拍的感觉真好!他们说什么我都听不到的。

但是后来慢慢的我觉得有点累了,有时候4、5点就要起床。每次都要站在那里站好几个小时。有时候还要去外地。坐飞机也就头几次有新鲜感,后面都没啥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觉得累了以后,我的耳朵好像更灵敏了。我能听到公司很多人在说“那个傻逼”。还有每次去活动的时候,有一些人在骂我傻逼,有时候还有人冲我丢鸡蛋菜叶。

不过这些都没关系,我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每个月月底发工资的时候了。

我能领到3000块钱。老板说这是给我的生活费。工资还有奖金等年底一起结给我。

但是也有不开心的时候。

我的哥哥们还有其他亲戚总是问我借钱。我告诉他们我每个月3000块钱,他们说我骗他。我说没有,那我把这3000钱借给你吧。

7

我不断的在一个城市起飞、落下,在每个活动现场说着骚话。起早贪黑。每天都有干不完的事情。而且我也不能随便出去玩,因为一切都被公司安排好了。

每个月的3000块还被亲戚给分走。他们分了我的钱还骂我,说我发达了以后还不愿意帮他们。才给这么一点,施舍乞丐吗。

我好累。

我有点怀念以前偷电瓶的生活了。那个时候可以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也没有亲戚问我借钱,他们也不会骂我。

这段时间我好焦虑。我开始在网上看着各种前辈们的故事聊以安慰。

大衣哥朱之文,约瑟翰·庞麦郎,发际线小吴。。在这一刻,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我不是一个人!

我终于扛不住了,我找到老板跟他说,我不想干了。

老板说,不想干可以,赔违约金。

“卧槽,违约金是什么?”

“当初合同内容可是写得明明白白,你自己白纸黑字签的名还有摁的手印!”

我蒙圈了。

那天晚上在KTV会所的感慨,现在让我很感慨!

8

一次去外地跑活动的时候,我从酒店逃了出来。

我逃到了一个他们都找不到我的地方。

全都是泡沫。

-- END --

不神秘研究所

一个专门研究互联网套路的研究所!

别慌 全都是泡沫
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
实付 99.00元
使用余额支付
点击重新获取
扫码支付
钱包余额 0

抵扣说明:

1.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,按照1: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。
2.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,可以购买VIP、C币套餐、付费专栏及课程。

余额充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