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到到了风口,但猪没有飞上天!

雷军说过一句话: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上天,激励了很多创业者投身到热潮中。

在中国的这片互联网热潮中,从来都不缺风口,从移动互联网以来,就不断掀起了各种各样的潮流,百团大战、打车大战、共享单车、数字货币、短视频....

而我也有幸在互联网从业过程中,真正经历了一个互联网的大风口!

1

写在前面

我将用系列文章,回顾十年程序生涯,一方面是对职场生涯的阶段性总结,另一方面希望这些经历,对大家往后职场生涯有所启发。

我很庆幸一路走来皆是自己的选择,虽然也走了不少弯路,但那是我选择的生活。

一只站在树上的鸟儿,从来不会害怕树枝断裂,因为它相信的不是树枝,而是它自己的翅膀。

十年系列文章:

  1. 我是如何走向程序生涯 | 2009

  2. 毕业即失业,找工作找到怀疑人生 | 2009(已被删,查看此文公号内回复关键字:毕业)

  3. 深圳流水线工厂,我差点和主管打了起来 | 2009

  4. 富士康14跳被我赶上了,流水线车间真的没有梦想 | 2009

  5. 我在培训机构折腾的经历,再和大家聊聊这个行业 | 2010

  6. 第 1 份工作,我只干了 2 周就被辞退了!| 2010

  7. 我在华为做外包的真实经历!| 2010

  8. 我在职场第一次薪资翻倍的经历!| 2011-2012

  9. 来北京的那 1 年,我被动创业了 2 次!| 2013

  10. 薪资才是衡量你到底重不重要的第一标准!| 2014

如果你想提前了解 10 年经历,可以看看这个漫画:《“失败”的北漂十年经历》,这里有我的一段故事。

2

抢风口的大背景

2013年成为互联网金融的元年,2014年就爆发性的成立几千家互联网金融公司,各种投资人忙着找互联网金融公司投资,害怕错过了这个风口。

积木盒子、有利网、陆金所、红岭创投等等,一家公司比一家公司拿到的融资金额多,一家比一家着急的大笔花钱做投放,一个用户的成本被炒到几百元

当时由于各路资本不同,互联网金融被分为了不同的系列,比如:风投系(拿到风投)、上市系(上市公司投资)、国资系(国资背景)、民营系。

我们公司当时有国企的背景在里面,国企背景的最大特定就是安全,因此公司一开始起步非常快,有很多国有企业的员工都在里面投资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公司也风风火火的搞了起来,新的公司、新的同事、新的业务、新的风口,公司高层非常重视新公司的发展,我们也很激动赶上了这个热潮。

刚开始公司发展的数据特别好,我每天上班到公司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公司数据,以及公司在行业中的数据排名情况,最好的时候公司进到了前10

那个时候大家都很激动,有一种要跻身行业内头部玩家的感觉,公司上下干得热火朝天。

3

2014年启动

上篇文章《薪资才是衡量你到底重不重要的第一标准!》和大家聊过刚开始我们只有 APP 端,作为一个要跻身成为头部的玩家,没有官网怎么能行,于是开始带领团队开始做官网,也就是 PC 端的交易系统。

在做 PC 端的产品时,因为要做新的系统,就和之前的APP 端的服务做了分割,同时启用了我们的第二代系统架构,对可以拆分的服务都拆分开来。

具体可以参考很早之前写的文章:从零到百亿互联网金融架构发展史

官网只是用户浏览的前端,核心交易是通过分布式的服务来对接,当官网上线的时候从最开始的几个服务已经扩展到了十几个。

同时也开启了各项合作,专门构建了一个外部对接平台,很多第三方的合作厂商都需要对接我们平台的数据,比如网贷之家、网贷天眼、其它机构等等。

当时为了方便跑数据,我们用 Go 语音又构建了一套数据分析平台。当公司网站上线之后,我们也算补齐了一个大的短板,真正像一家互联网公司了。

经过1年多的时间,我也慢慢找到了带团队的感觉,每周和大家开例会做分享,不定期举行技术研讨会,当然隔一段时间的聚餐也少不了。

所以整个 2014 年,公司都在快速补齐短板

4

2015年高潮

2015年公司开始频繁做营销,因为各种活动和营销都是在移动端进行,准确来说大部分营销活动都是基于微信的体系来进行,当时微信已经发展得很逆天了。

针对这样的需求,我们紧急单独开发了一套 Wap 版本的系统,针对移动端的设备做了自适应,后面的所有营销活动都是以 Wap 为中心。

记得当时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活动,每一个活动好像都来得特别着急,有和火币网联合做活动,也有和滴滴联合送打车卷,还和翼龙等大厂联合送福袋等。

为了应对多频度的活动要求,我们又紧急上了一个活动系统,根据公司的活动性质,例如送体验卷、送积分、送返现等等,全部做成后台自动化。

到了后来,公司80%以上的活动需求,都被我们做成了可配置的形式,通过后台让运营人员做不同参数的设置,就可以直接发起活动。

当然和大厂做活动是有代价的,平时我们可能只有几千人同时抢标,但是到了做活动的时候,这个数据量可以翻个10倍,这时系统经常出问题。

出现过流量过大把服务器、数据库压垮的,遇到过流量过大满标控制失效的,还有过派息到期到账重复的,以及各种各样黑客攻击的行为。

当时写了一些列的文章,大家可以看看:

5

2016年平稳

2016年公司的产品线基本上都比较完整了,公司业务慢慢也平稳了下来,系统经过前2年的历练基本上也不会再出什么大问题,公司又准备开启新的业务。

当时互联网行业还有一个风口:众筹。有很多众筹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对接,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,我们公司也开始决定进军众筹行业。

我有一个特点,每次公司启动一个重大业务的时候,我也会借着这个机会对公司的架构升级,一方面可以使用新技术调动大家积极性,另一方面这个时候阻力较小。

也就是在做众筹平台的时候,我们开始进行第三代技术架构的升级,将以前分布式服务进一步升级到SOA服务治理,最终采用了阿里的 dubbo 来实现。

也就是在2016年,我才真正有了一部分的时间,开始在博客园写博客,将我在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故事记录在上面,慢慢的才发现写作的乐趣

因为我一直觉得,很多技术如果不用文字记录下来,过上一段时间后很快就忘记了,于是我写了JVM系列的文章(因为当时经常遇到 GC 问题),以及很多实战文章。

2016年6月开始写博客,年底的时候成为了各个技术社区的博客专家,和读者在网上交流各种技术,不断刺激着我持续的输出。

有一次无意间,我看到我们团队技术人员,也在看我的文章,但当时大家还不知道我是谁,为了不影响工作,我当时一直没有对外说我的真实身份。

6

2017年没落

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,不是你不发展就掉队了,而是只要你发展得比别人慢了,你就会被掉队。我们公司2016年虽然也在发展,但对比整个行业来讲就很慢了。

慢慢从第一阵营掉到第二阵营,后来又从第二阵营掉到了第三阵营,母公司一度带着我们子公司一起冲击上市,但是没想到风口过去得这么快。

2017年的时候,慢慢出现了互联网金融公司跑路的问题,于是国家规定上市公司不能包含互联网金融公司,为了上市,母公司又把我们公司卖给了一个纯国企的公司。

公司的董事长一下子就变成了某个政府机构的领导来兼任,做为技术负责人,也到政府机构给领导汇报过几次工作,但是明显会感觉到不适应

对于政府机构的领导来讲,我们这个公司能做好更好,但有一个底线,就是不能出事稳定就是一切的基础,公司的风格也慢慢有了变化。

同时在2017年,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越来越严格,从开始必须资金做监管,到后来必须由银行来做资金监管,整个系统的逻辑又需要根据新规来搭建

也就是这个时候,我们开启了第四代系统架构的升级,也就是 Spring Boot + Spring Cloud 的技术栈,2016年已经在很多项目中进行了验证,所以17年开启就是顺风顺水的事情了。

当第四代系统架构快完成的时候,我就已经萌生了离职的想法,按照我的理解,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走下坡路了,处于整个行业的第三梯队的公司,发展更是艰难。

果然,我走出互联网金融公司没多久,P2P的跑路大潮开始来临,到了后来,政府已经强制互联网金融公司缩小规模,那些没有来得及即时调整的公司,纷纷倒闭。

不过比较好的是,我们公司最后良心退出了,没有出现过一笔违约,毕竟有国企背景,稳定是一切的底线。

7

最后

就这样我从2014年进入,到2017年退出互联网金融行业,真的是:眼见他高楼起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!

看到了 N 多个公司迅速崛起,也看到了N 多个公司倒闭、破产、跑路,甚至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老板给投资人跪下,也有一些老板因为压力巨大自杀。

到了现在,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在讨论互联网金融公司了,这个曾经所谓的风口已经成为了巨大的屠宰场,剩下的玩家们都在苦苦支撑。

我也算是真正遇到了一个风口行业,但这个行业的猪并没有飞上天,反而大多数因为风停了摔在地上,活活被摔死了

声明:转载本公号原创文章,请于原文发布48小时后经授权转载,谢谢!

作者简介纯洁的微笑,一个有故事的程序员曾在互联网金融,第三方支付公司工作,现为一名自由职业者,和你一起用技术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。我的微信号puresmilea,欢迎大家找我聊天,记录你我的故事。

< END >

纯洁的微笑

一个有故事的程序员

微信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
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
实付 99.00元
使用余额支付
点击重新获取
扫码支付
钱包余额 0

抵扣说明:

1.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,按照1: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。
2.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,可以购买VIP、C币套餐、付费专栏及课程。

余额充值